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楠 > 枫域传真|再谈养老院体系的灾难级表现

枫域传真|再谈养老院体系的灾难级表现

  随着多个省份相继重新开放社会生活,至少在官方宣传上,加拿大的新冠疫情防控正逐步进入新的阶段,也是时候反思一下抗疫工作种种成功与不足、经验与教训了。在几个月疫情发展中,最被人们关注也是问题暴露最集中的一点,非加拿大养老院体系的灾难级表现莫属。对政府在长期看护中心防疫方面全面溃败的指责,也引发了社会大众的共鸣。
 
  实际上,加拿大各省的政府部门在经历了SARS、H1N1流感、中东呼吸道症候群MERS等一系列新型传染病疫情之后,本应具备面对新冠疫情保护好长期护理中心老年住户的基本常识,也曾有机会作出更好更快的决策。他们本可以挽救很多生命,但是很不幸几乎屡屡失职,养老院成了新冠肺炎病例死亡的重灾区。
 
  以安省为例,政府已经承认,在今年3月之前已收到很多关于长期看护中心出现病例的警告,但政府并未采取任何行动。专家们的报告似乎没有引起重视,针对疫情的防控计划也没有得到落实。同样在卑诗省,此前与其接壤的美国华盛顿州柯克兰(Kirkland)一家养老院曾发生一起新冠病例,甚至直到卑诗省内北温哥华市一家养老中心里发现确诊病例,都没有在一开始就引起省政府足够的重视。
 
  本周二在加拿大老牌传媒《星报》上,记者杰西·麦克莱恩(Jesse McLean)和阿莱沙·哈沙姆(Alyshah Hasham)发表了详细报道,指出安省政府在疫情传播的每个关键节点上,本来都可以(也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来防止疫情扩散,同时避免长期护理中心上演的那些惨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每个省的政府都没有及时注意到疫情给养老院里老年人带来的危险,并且还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解,称他们在应对发生在看护中心的新冠疫情时,没有可供参考的“前车之鉴”。对此,加拿大全国性老年人保护组织CanAge首席执行官劳拉·沃茨(Laura Tamblyn Watts)明确告诉大众:“从一开始专业人员就知道面对疫情需要做什么,并且通报了政府,但问题是没有一个省政府及时采纳了建议。”
 
  如果说政府在动员医院及扩大重症监护病房,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新冠病例时采取了迅速行动,却在保护养老中心那些最为弱势的老龄人口方面,行动已然落后。政府并未采纳现成的专家建议、报告和计划来提前解决潜在问题,直至问题扩大到不能收场且无法被公众忽视时,才开始采取行动。反应迟缓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众所周知,今天看到的情况正是几周前那些已作出或并未作出的决策形成的结果。
 
  以魁北克省为例,政府直到3月中旬才开始对长期看护中心的访客进行限制,而此前其他人一直呼吁应采取这一保护措施;直到4月中旬,政府才开始禁止看护人员同时在多家看护中心工作。即便如此,该禁令在颁布一周后才开始生效,同时不适用于所有工作人员。此外,该省在个人防护装备的使用指导、确保看护中心有足够物资供应方面也行动迟缓。再如安省,直到4月底才开始在长期看护中心进行大规模新冠病毒测试(这比专家们要求的时间和总理作出承诺的时间还要晚了几周),而且这些测试至今仍未全部完成。
 
  每一个关键的步骤在看护中心都出现了延迟,这就好比当入侵者前赴后继向城堡冲锋的时候,却没有人拉响警报,而等到他们突破了所有的内外防御工事后才开始亡羊补牢。在安省已经出现的1360例死亡病例里,有四分之三是养老中心的住户。其他省份的长期护理中心也付出了类似的惨痛代价,其原因也非常相似。
 
  事态本无需至此。尽管我们对新冠病毒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但有一件事很容易预见,就是长期护理中心那些生活在狭小拥挤空间的老龄弱势人群,会在这一次新冠疫情面前遭受毁灭性的影响。在专家报告和防疫计划的帮助下,政府本应拥有许多应对措施,本应像动员医院那样迅速动员所有长期看护中心,让他们能做好应对。而可悲的是,那些弱势的老龄人口已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