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楠 > 枫域传真|六百万儿童何时返回校园?

枫域传真|六百万儿童何时返回校园?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已经到了七月下旬了,夏天已经过去大半,这也就意味着再过七周的时间,就有大约六百万加拿大儿童和青少年即将享受完他们暑期的最后一个周末,并准备返回校园。然而随着九月开学日期日渐迫近,太多政客和教育官员却始终没有明确的告诉大家,“教育”这项必要的国民服务到时候将会如何运转。

而现在是时候该让他们站出来给大家一个清楚解释。新冠疫情让所有加拿大人都变得精神紧绷,但压在某些人身上的负担显然比普通人更重,住在长期护理院的老年人遭受了打击,许多低薪工人失去了工作。而对于家长来说,孩子在家学习,他们完成工作职责的同时还要兼顾孩子的学习和起居,实在是一件苦差事。女性,尤其是从事于低薪工作的那些女性,在这个时候最为艰难。她们需要对九月之后将发生的事情有明确的预期,以便安排自己的生活与工作计划,但现在这是做不到的。

政府部门和卫生官员已经重启了部分经济领域,但是商业领域的重启更加印证了他们在教育重启上的混乱以及缺乏明确计划。发廊、商场和公共泳池都已经复工,如果加拿大政府弄清楚了人们现在可以去理发、逛商场,可以一起在公共泳池里游泳,那么学生开始返校的计划理所应当也应该有明确的规划,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任何复工的关键要点当然是要处理好新冠病毒,让它不得翻身,这点加拿大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就连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安大略和魁北克都已经扼制住了疫情发展。特别是社区传播已到低点,令学生返校更加可行,有些省份也已经蠢蠢欲动。魁北克正在计划中小学直至高中全面复课,防疫保障措施也已就位。新不伦瑞克省计划直到8年级的所有学生都可全面复课。

但加拿大其他地区的太多父母不得不仍在疑虑中等待,而且因一直未得到回复,这份疑虑在近日更加升级为焦灼。加拿大各地的众多教育局不得不去弄明白依靠自己的经验或者设想来计划九月的开学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安大略就是当前这种困惑的一个例证。渥太华-卡尔顿区教育局的计划是,一半小学生一周上两天课,另一半也一周上两天,每周三休息做卫生清洁。安大略省的其他教育局也有类似想法。但省政府这周又呼吁学生们一周上三天课,下周上两天课,这样轮换。疫情仍在持续,到九月大多数加拿大人可能还得面临一个冷冰冰的现实,那就是九月份很可能还是不能全面开学。

研究表明,学校并不是传染病的温床,儿童对新冠病毒不那么易感,也不那么可能成为传播者。但对健康安全的担忧仍然是真实而迫切的,尤其是很多人害怕孩子在上下学的过程中传播病毒。

卑诗省于6月在自愿上学的基础上复课。在第一周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返校,且并没有引发新的病例。但是尽管该省为了给九月做好准备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演,而且卑诗省在抗击病毒方面也在总体上取得了成效,但省卫生官员仍然表示,“很有可能”需要采用线下和线上学习的混合模式,“很有可能”但仍不确定。像安大略省和大多数省份一样,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仍尚未说明复课计划究竟会有什么具体内容。

谨慎明显是必要的,情况在八月份还可能有所变化。但是各省政府应该有些紧迫感,尽快制定并宣布复课计划,以使父母放心,让他们能为秋天可能将要继续进行的复课任务做好计划。在三月的时候让社会停摆是正确的事。但是,要是学校一直不复课,父母就无法摆脱工作、辅导学习和照料孩子的三重负担,那么加拿大的经济就不可能完全恢复。

随着社会的重新开放,我们必须在每一个问题上谨慎行事,但我们为解决学校重新开放的问题做的还不够多,而这不但关乎到学生和家长的利益,也关乎整个国家的利益。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