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楠 > 枫域传真|艰难撑过第一波疫情,需防范美国人入境的bug

枫域传真|艰难撑过第一波疫情,需防范美国人入境的bug

自从疫情在加拿大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加拿大人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们通过文章一直对许多加拿大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表现进行评价,并敦促他们做得更好。我们曾就部分省份的检测数量增长缓慢提出批评,对在接触者追踪过程中存在的漏洞提出了质疑。我们对安省和魁省养老院中那些本可被预防的灾难事故进行了谴责。此外,我们还在近期指出,有迹象表明加拿大仍未完全作好应对第二波疫情的准备,其很可能不得不再次通过惨烈的经济停摆来应对疫情。终于在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生命代价后,我们终于可以庆幸地表示,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区似乎都已撑过了第一波疫情,或即将撑过第一波疫情。日新增病例数每周都在大幅下降。胜利的曙光已经呈现,对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区而言,一切都在开始重启。

然后在此时我们终于有剩余的精力把目光暂时投向把加拿大南边的邻居,然后心情就立刻再次低沉了下去。目前美国部分地区已经撑过了第一波疫情,比如纽约。但其他许多地区的感染人数却屡创新高。就新冠疫情而论,现在的美国依然是发达地区阵营中情况最糟的国家,其形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严峻。

把美国各州单独拿出来看的话,加州的人口与加拿大大致相同,但其新增病例数却正在不断创下新高。自6月初以来,感染病例不断倍增。过去一周,该州平均每天新增3000多例感染病例,该数量几乎是加拿大的10倍。佛罗里达州的平均日新增病例数量自5月底以来增加了两倍,也达到了历史新高。得克萨斯州和其他许多州也存在类似的情况。面对这种局面,美国政府却一再的宣称他们已经取得了对抗疫情的胜利,可以在这场防疫战斗中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让民众尽情的享受胜利果实了。特朗普政府对此有何回应呢?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本周在《华尔街日报》上写道,媒体正试图“让美国民众感到恐慌”,公众对第二波疫情“过度”担忧了。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却远没有那么乐观。福奇博士对《华盛顿邮报》表示美国目前还不必担心第二波疫情,原因仅仅是“对我们来说,不幸的是,我们仍处于第一波疫情中”。这种局面之下,大概真的只有上帝才能解决美国的疫情传播。

而美国的疫情失控,对加拿大来说是一个无比严峻的问题。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呢?尽管美加之间的非必要旅行禁令已延长至7月中旬,但这还远远不够,这一禁令至少要一直保持到秋天。

加拿大还必须对美国人利用边境关闭期间存在的种种漏洞入境的情况采取措施。该漏洞就是按照现在的规定,加拿大允许来自美国本土48个州的游客在开车前往阿拉斯加的途中通过加拿大。最近有报道指出,一些旅行者以此为借口打着要开车前往阿拉斯加的幌子,来到加拿大度假。这可能意味着要延长旅行禁令并且制定新的规定来弥补这一漏洞。但问题是部分加拿大人担心简单地禁止美国人以自驾方式途径加拿大领土前往阿拉斯加可能会引发美国的不满。对此另一些人指出,加拿大可以采取更巧妙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比如强制要求美国访客下载一款追踪应用程序,以确保中途不在加拿大境内额外停留,并要求自驾前往阿拉斯加的人在边境自费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新冠病毒患者数量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最近双方还谈到要在两国间建立一个共同防疫旅行圈,并最终实现两国之间的旅行无需进行隔离。加拿大应当和其他安全的国家合作来寻求开展类似措施的可能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可能会在这些安全的国家之列;中国和韩国等亚洲防疫成果优秀的国家也在应该考虑范围之内。但不管怎么说,在“天选之人”领导之下,自以为被上帝偏爱,所以一方面在疫情泛滥的道路上屡攀新高,另一方面却在谴责一切指出其防疫漏洞者的山巅之国也不应该名列疫情放心国的名单之中。我们必须要求所有来自美国的旅行者进行14天的强制隔离。如果想要免去这14天的隔离,那就必须满足一些附加要求(比如在入境时提交近期病毒检测结果),最终是否还能回归此前的美加之间跨国旅行方式呢?也许吧,但那要美国方面做出重大的改变。目前加拿大的新冠病例数量持续下降的局面,是加拿大人付出心血甚至生命的代价换取来的,任何人都不应该为了讨好哪个国家而轻易的出卖这一成果,哪怕对方是美国也一样。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