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楠 > 枫域传真|因疫情停飞偏远地区,会加剧区域发展不平衡么?

枫域传真|因疫情停飞偏远地区,会加剧区域发展不平衡么?

新冠疫情对加拿大社会的影响是存在于方方面面,我们能从近期几乎任何一项社会变革上看到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比如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近期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取消30条国内航线。这一决策的相关细节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新冠疫情在各地发展程度不一,同时其差异正日益加剧。

单纯从从其自身的商业角度考虑,无论是针对加拿大偏远城镇之间的航线,还是这些城镇和大城市之间的航线,加拿大航空都不会运营乘客很少的空仓航班。因此在纽芬兰(Newfoundland)和拉布拉多(Labrador)省停飞往返鹅湾(Goose Bay)、鹿湖(Deer Lake)以及甘德(Gander)至圣约翰(St. John’s)等偏远地区的航班存在经济上的必要性。(注:圣约翰市为上述地区前往其他大型机场的中转站)。同样,在魁北克(Quebec)省停飞从瓦尔多尔(Val-d’Or)、加斯佩(Gaspé)和拜伊科莫(Baie-Comeau)至蒙特利尔(Montreal)及魁北克城(Quebec City)都市圈的航班也是明智之举。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些停航措施基本没有引起公众的任何强烈抗议;这与削减城市公共交通预算所引起的广泛关注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人认为,削减公共交通预算会妨碍城市的正常运转,并为部分人群带来不便(其中包括依赖公共交通的低收入者)。公共交通具有重要的公平属性,尽管公共交通在新冠疫情期间的使用率远远低于其运载能力,但人们依然呼吁各城市和政府对其予以支持。例如,魁北克省上月拨出4亿加元用于为市政公共交通局提供紧急援助。

从单纯的交通角度上讲,停飞偏远地区航班给当地居民造成的不便是远远超过都市区的公共交通服务削减的。正如当地官员所指出的那样,由于加拿大航空削减了航线,这些小城镇与加拿大(乃至全球)大都市区的联系实际上已经被切断了。考虑到国内航空旅行的乘客数量极低,人们可能会觉得这些联系并不重要,但是疫情总有一天会过去,而这些航线一旦被削减,就很难再重新恢复。

尽管在加拿大的偏远地区经营企业十分困难,但很多人还是做到了。这些企业往往依赖于当地的资源、文化或知识。他们之所以能生存下来,是因为他们通过互联网与客户保持联系,同时他们的员工在需要当面接触时可以乘飞机出差。即使是在互联网时代,市场开发、合同谈判、寻找融资和提供售后支持等活动通常也需要进行面对面的接洽。与市场的联系程度是保持并增加当地就业的一个关键因素。相关的研究表明,是否通航在此中发挥着重要且实际的作用,而这种重要性并不总是以乘客的旅行里程来进行衡量的。相反,其重点在于人们在需要时是否能够及时搭乘航班出行,是否能出席某个重要的会议,或是否能迅速会见某个供应商。某个商人一年也许只飞行一次,但如果没有这趟航班,他或她可能就会失去业务。对一个当地企业为数不多的小镇而言,这一趟航班可能对当地经济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此外,航班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人们会面,它们还让物资的进出运送成为了可能。

总之,航班停运将严重损害受影响城镇和地区的经济,其所产生影响的程度与实际受影响的旅客人数并不相关。随着经济的重启,航班缺乏和机场关闭将阻碍当地经济的复苏。

针对偏远地区的航班如此重要,而现在一下子被裁撤30条航线 ,却没有当地居民站出来反对,这说明了两个严重的问题。首先是本次疫情严重的阻断了加拿大各区之间的交流与联系,偏远地区的疫情影响较轻,造成当地居民乐于的主动中断与发达地区地交通联系,以至于很多当地居民忽视了小镇的长远发展必须依赖于与外界密切联系这一点。其次是,许多加拿大人生活在城市里,同时因为许多公众意见是由生活在城市环境中的居民提出并推进的;因此,我们总是对城市中存在的不公平现象十分敏感,却忽视了偏远地区的居民。许多人出于公平和平等的名义呼吁维持公共交通的运行,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但这种偏向于城市的思维使我们这个社会对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人们所面临的出行问题变得不那么敏感。

加拿大航空公司的决定,虽然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可以让人理解的,但当涉及到加拿大的都市区/非都市区划分时,却存在着极大的不公平性。一次疫情的侵袭,却加剧了加拿大发达都市区与偏远地区居民之间的分裂与疏远。而加拿大的经济要实现复苏,区域经济必须持续发挥作用并尽快复苏,这样小城镇居民和大城市人口之间的分裂才不会因为此次疫情而进一步加剧。

 

 

 



推荐 5